第2章 释小心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正当刘雄要服软的时候,忽然,他看到校门外面的宽阔道路上驶来了一辆奔驰?!咀钚抡陆谠亩羨ww.www.submit-web.com】

    刘雄见状,顿时欣喜若狂,因为这辆车乃是他的堂叔——星城中学训导主任刘庆云的座驾,他再熟悉不过了。

    突然之间有了倚仗,刘雄不禁精神一振,狠狠地瞪了释心一眼,放狠话道“臭子,老子看你能嚣张多久!”

    在他看来,释心或许敢对他这个门卫动手,但却绝对不敢对学校内权威仅次于校长的训导主人动手!

    于是,他立即像条哈巴狗一样,屁颠屁颠地向刘庆云的奔驰车迎了过。

    刘庆云有些意外地摇下了车窗,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问道“刘雄啊,你的脸怎么肿了?”

    刘雄立马哭丧着脸道“叔啊,这事你可要为我做主??!我刚刚尽忠职守,正在给迟到的兔崽子们登记名单,结果有个子不分青红皂上来就把我给打了……叔你瞅我这脸,都被那子给打成什么样了?”

    大部分人听到“尽忠职守”这几个字,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暗骂刘雄这货不要脸。

    “什么?星城中学竟然还有这种无法无天的学生?”刘庆云一听就勃然大怒,“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班的学生,竟敢这么嚣张!”

    于是他将发动机熄火,下车向门卫室走来!那些尚未来得及进校门的学生,一看到刘庆云,顿时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刘庆云进来之后,看了释心一眼,强忍心中怒火问道“是你把刘雄打伤的?,为什么动手打人?”

    “僧并没有打人!”释心云淡风清地道。

    “没有打人?”刘庆云没想到这子竟敢当众狡辩,当时就怒了“你没打人,刘雄的脸会肿的和猪头一样?”

    “僧刚刚出手并不是为了打人,而是为了救人,那位刘施主他恶业深重,中毒已深,如果我下手不狠一点,只怕他活不过明年了!”释心一本正经地道。

    “恶业深重?中毒已深?”刘庆云瞠目结舌,一脸懵逼“你这的是什么鬼话?”

    释心双手合十道“我的不是鬼话,而是真话,这位施主你不知者不罪!僧我是不会见怪的……”

    卧槽!什么就不会见怪了?这特么到底是谁不怪谁???

    刘庆云忍不住瞪了刘雄一眼,问道“这子怎么回事?怎么起话来古里古怪的?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张嘴闭嘴僧僧的?”

    刘雄郁闷地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看动漫看的走火入魔了,在玩什么spy吧?”

    刘庆云狠狠地瞪了刘雄一眼,心道玩你妈蛋的spy,你好歹是做过几年牢的人,和十几岁的高中生动手居然都打输了,真是个废物点心!

    想到这里,刘庆云再次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看着释心道“好,打人的事先不了!你先,今天为什么迟到?”

    样,只要你犯了错,在学校这一亩三分地里,本主任就不信治不了你!

    “我没迟到??!”释心很无辜地道。

    “没迟到?笑话,学校点钟上课,你点半才到学校,怎么叫没迟到?没迟到你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么?”

    释心无奈地道“僧确实没迟到!因为僧根本就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什么?你不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刘庆云几乎要憋出内伤来,好悬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他转过头狠狠地瞪了刘雄一眼,暗骂不已你他娘的是白痴吗?人家根本就不是我们星城中学的人,你招惹他干什么?

    刘雄也是一脸土色,显然也没想到这一点。

    这个叫释心的子,看上和普通的中学生差不多,开始的时候又老老实实地夹杂在这些学生之中,他哪知道对方不是星城中学的学生???

    刘庆云头痛不已地问道“你不是星城中学的人,跑这里来干嘛?”

    “找人?!?br />
    刘雄郁闷地盯着释心看了半天才道“既然你不是星城中学的学生,那我刚才叫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

    释心挠着头道“僧并不知道你们这里进门的规矩,还以为刘施主你是我们寺里的知客僧,每一个来到访或者挂单的人都要逐个登记……”

    知客僧你妹!我登记你妹??!

    刘雄闻言顿时欲哭无泪。

    刘庆云也没法子了,既然释心不是学校的学生,他自然不好将释心怎么样,于是深吸一口气,问“那你要找谁?”

    “我找秦诗音!”释心很认真的道。

    嚯!

    搞了半天,这子原来是为了秦大美女来的呀!

    啧啧,这子胆子确实够肥的???秦诗音老师那可是咱们星城中学的女神,学生和老师中的第一?;?。在这星城想对秦诗音献殷勤的富二代官二代没有一百都有八十,什么时候轮到你子?

    而其他学生也一脸惊讶的望着释心,显然对释心要找的人相当意外。

    刘庆云忍不住问道“你刚刚不是自己是个和尚吗?来找秦诗音老师干什么?”

    释心双手合十地道“阿弥陀佛!方丈我尘心未断,需要到尘世中来历练,才有可能突破世俗欲境,臻至无我的境界!秦诗音曾经在伽蓝寺立下宏愿,要弘扬佛法,乃是与我佛有缘之人!与我佛有缘,自然就是与僧我有缘,所以方丈让我下山来,找秦诗音女菩萨寻找缘法!”

    门卫室里先是惊起了一片惊呼声。

    随之陡然变得静寂无声起来,所有的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古怪,像看白痴一样望着释心。

    “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子该不会是疯子吧?连这样的话都的出口?!?br />
    “就你这死样,也配和秦诗音有缘?我还想和秦大美女有缘呢!”

    “麻痹的,老子最讨厌你这种一本正经的瞎话的人了!”

    ……

    而刘庆云也感到很是无语,心道自己是不是遇到疯子了?那可要心了,听武疯子伤人可是不用判刑的,自己要是不幸中招,那岂不是连哭都没地方哭。

    想到这里,刘庆云赶紧给堂侄使了一个眼色,而后者心领神会地将抽屉里面一根警棍偷偷藏在袖子里,以防不测。

    释心道“还请施主告诉僧秦诗音在在什么地方,我好找她?!?br />
    刘庆云想了想,心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有打电话给秦诗音了。

    于是,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秦诗音的电话。很快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宛如仙乐般的甜美声音。

    “是秦老师吗?呵呵,是我啊?!绷跚煸坪呛切Φ?。

    秦诗音却奇怪地反问道“你是谁?”

    “呃……”刘庆云本以为秦诗音能够听出他的声音,哪知道纯粹是自己自作多情?!翱取取鞘裁?,秦老师,我是刘庆云啊?!?br />
    “刘庆云?哦,原来是刘主任???你好,刘主任,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老师,是这样的,校门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伙子,他是什么寺庙的和尚,想找你……为了替秦老师你的安全着想,我想求证一下!”

    秦诗音立即道“他叫什么名字?”

    刘庆云道“好像叫什么释心……”

    “释心?”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