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人不能轻贱自己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白书记有些诧异地看着平静如常的释心,奇怪地道“瑞生,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少年的气质看起来有些特别?”

    李瑞生观察了片刻之后,点头道“确实很特别,他的眼睛微微眯着,可是眼底却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悲悯,这种眼神让我觉得有点熟悉,可是又不上来在哪里见过……”

    白书记道“你形容的不错!这是一种俯瞰世间白云苍狗的怜悯,多年前我带孩子乐山大佛的时候,那尊大佛的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李瑞生恍然大悟道“难怪了!原来是寺庙佛像的眼神,我怎么会这么奇怪!可是,这个少年看起来不会超过十八岁,他怎么可能拥有这种眼神?”

    白书记沉吟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少年应该是出身佛门!”

    “呃……佛门?”李瑞生有些诧异地道,“白书记你的意思是这少年是个僧人?可是他的言行举止看起来似乎不太像是僧人??!”

    白书记若有所思地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观这少年一言一行看似粗鄙,实则却大有深意!我们且看他如何应对林逋家的子?!疚薜靶∷低鴚ww.www.submit-web.com】”

    李瑞生点点头,一起看向了释心。

    此时,释心正好一脚将司机踹倒在地。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没有人看到释心是怎么出手……出脚的,只是感觉眼睛一花,司机就倒在地上,而释心则蹲了下来,怜悯地看着司机道“人不管从事的是什么样的职业,都不能轻贱自己!你虽然只是一个司机,但也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而不是一条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的狗!可是,林不育让你打我,你就来打我,让你咬我,你就来咬我……你自己不妨好好的想一想,你还有自尊吗?还能找的到自我吗?”

    司机愣了一下,释心的声音之中确实有种能令人信服的奇异力量,被他这么一,司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平日里林步宇对他动辄呵斥辱骂的往事!

    那一声声呵斥辱骂不停地在他耳边回响,那一次次拳打脚踢让他感觉到身上不时地传来真切地痛楚。

    没错??!人家林少确实本来就没把他当人看!

    司机不禁低下头,满脸羞愧道“如果不是实在需要这一份高薪的工作来养家,如果不是需要一份高薪来给孩子换人工耳蜗,谁愿意受他这些恶气?”

    林步宇瞬间气炸了“老王你麻痹的,你也要造反是吧?”

    释心白了他一眼道“林不育你闭嘴!现在还没轮到你话!”

    着他屈指一弹,一颗钮扣“噗”的一声飞了出,弹在了林步宇声带的位置,瞬间就使得林步宇失开口话的能力。

    林步宇吓尿了,一屁股坐到地上,拼命的用手抓自己的喉咙,可是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释心看着司机道“那现在呢?你仍然要为了这样一份所谓的高薪工作,来拼命委屈自己吗?”

    “我可以失这份工作,可是我的孩子……”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释心摇头道,“你缺少的只是钱,没有这份工作,你还可以找到别的工作,但是如果你失了尊严,失了自我,你以后再想找回来就难了!”

    司机陷入了凝思,大约十秒钟的时间,最后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假如有朝一日孩子发现我是用这种出卖自尊的方式来赚钱,只怕也会心疼我!”

    于是他走向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林步宇,斩钉截铁地道“林少,我决定不干了!你另请高明吧!”

    完,他转身就要走!

    释心忽然道“也许不需要很多钱,也可以帮孩子恢复听力!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司机讶然地看了释心一眼,将手机号码告诉了他之后,转身离开。

    释心这才来到林步宇的面前,看着这位早已经被吓得脸色煞白惶恐不已的衙内道“刚才那一幕,你都看明白了吗?”

    我看明白你妹??!

    林步宇欲哭无泪你他妈点了本少的哑穴,居然还在这里问东问西!本少就算看明白了,也不出来好吧!

    其实,要不是他已经吓得腿软,这会儿他早就跑了。

    释心屈指一弹,解开了他的哑穴道“其实,这就是我刚开始你是傻-逼的原因。因为你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依附在你爹的身上,假如不是有一个当官的爹,就连外面的乞丐都有足够的理由可以嫌弃你、鄙视你!你对于身边的人、周围的人来,根本就没有价值!换句话,你连垃圾都不如!垃圾还可以回收再利用,你呢?”

    林步宇不吭声,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要怎么才能从释心的魔爪中逃走。

    “好好想想吧!我从你的面相上看出来你爹的官运只怕是到头了!你最多还有两三个月的傻-逼生涯!假如真的到了那一天,你仍然认不清‘自我’的话,只怕唯有永远的沉沦下了……”

    咦!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林步宇根本不会相信释心的这番话,但是楼梯口附近的那个包厢内,省纪-委的白书-记和市委的李瑞生却是悚然一惊,不由自主地互相对视一眼。

    省里在近期内有大动作,并且已经盯上了星城常务林副市长的消息,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一只手。

    可是,释心居然直接出来了!

    这可不是事??!

    白书记脸色一凝道“他怎么会知道?难道有人泄密?”

    李瑞生仔细想了想,却摇了摇头道“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是久经考验的老纪检,绝对不会泄密!更何况,就算要泄密,也肯定是泄漏给当事人知道,谁会没事大嘴巴满世界宣扬?而且刚才那个少年似乎是从林家子的面相上看出来的……”

    “看面相看出来的?这太荒谬了!”白书记哑然无语,身为一个老党员,他是压根就不信这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