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烧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第二天一早?!痉缭菩∷翟亩镣鴚ww.www.submit-web.com】

    揍了王勇一顿之后,释小心就乘车来到了雅香医院。

    大概是因为宋松涛已经提前打好招呼的原因,释小心刚到医院,就被眼力还不错的保安发现了。

    这个保安正是那天亲眼看到释小心一巴掌在墙上拍出一个大洞的见证者,所以对释小心十分恭敬,一路把释小心送到了住院部陆师母的病房。

    陆观渊正在病房内陪着老伴,一看到释小心来了,顿时露出惊喜之色:“释老师,你来啦?”

    释小心安慰他道:“陆老师不用担心!我早点来看看,如果问题不大的话,上午就可以帮陆师母治疗了!”

    “好的,太谢谢你了!”

    陆观渊连忙道谢,昨天晚上回来之后,他已经找人问过了,当日释小心救治市纪委领导,指出了副院长的前列腺问题,以及一巴掌在墙上拍出一个洞的,在已经在医院里传的沸沸扬扬,所以陆观渊心里倒是对释小心生出了一丝希望。

    释小心来到了陆师母的身边,这原本就瘦弱的老妇人在得了这一场怪病之后,明显变得更加削瘦了,目测一下,体重估计不会超过八十斤。

    释小心心中对“五毒门”的怒气不禁又加重了几分!如果是年轻人被下了蛊,靠着旺盛的生命力和强大的修复能力,救治之后不会有太大的损伤,一般也不会有后遗症。

    但是想陆师母这种年近六旬的老人,本来免疫力就低下,身体孱弱,哪能经得起这蛊毒的侵蚀?即便是释小心倾心救治,病愈之后恐怕多少也会有一些后遗症,很难在恢复到生病之前的状态了!

    不过,尽管心中有怒气,释小心却没有表现出来,免得让陆观渊看出什么端倪,心中生出惶恐和惊惧来。

    他伸出食指和中指,搭在了陆师母的脉搏上面,同时缓缓地将一缕真气输入了她体内,顺着她的经脉延展的方向,在她的胳膊上面来回的游走。

    很快,这一缕真气释放出来的能量,就吸引了那些潜伏在陆师母体内的蛊虫的注意。

    这些蛊虫原本就是靠吸收人体的能量生存繁衍,陆师母这个老太婆对它们来说,味道和质地都很一般,甚至吃起来都有点倒胃口,毕竟老了,体内没有多少精纯的能量,反倒是有很多腐朽之气淤积在体内。

    此刻,释小心的真气突然出现,就好比正厌倦吃青菜萝卜的饕餮陡然间闻到了一股黑椒牛排的香味,它们岂能不心动?

    于是,陆师母体内的蛊虫很快就被吸引到陆师母的肩膀和胳膊附近。

    不得不说,这一招引蛇出洞的效果非常的好!

    释小心将陆师母的衣袖捋高,使得她胳膊和肩膀处皮肤下面那些蠢蠢欲动的蛊虫纷纷暴露在肉眼之下。

    陆观渊也看到了,他简直被惊呆了,没想到在老伴儿的身体里面居然聚集了这么多可怕的虫子。他简单的数了一下,至少鼓起来九个包,也就是说,至少有九只虫子。

    虽然看不到这些虫子具体长什么样,但是很显然绝不会是慈眉善目萌萌哒的形象,而且随着它们聚集的越来越密集,顿时将陆师母胳膊上的皮肤撑的越来越薄,它们狰狞的外表也渐渐凸显出来。

    “这……”陆观渊不免胆战心惊,这么多虫子在老伴儿体内作怪,难怪老伴儿会昏迷不醒了!

    只是,他还是不明白,既然这些虫子在老伴儿的体内,为何照x光拍片子的时候,却连一只都没有发现呢?

    释小心没有轻举妄动,他耐心地加大了真气的输入,将那些蛊虫彻底吸引到了陆师母的胳膊上来。

    眼看着时机差不多了,释小心立即取出金针对着陆师母肩膀上的十几个大穴猛刺下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十个大穴全部封死,把那些蛊虫全部都堵死在了陆师母的左臂之内。

    随后释小心猛然撤回了输入陆师母胳膊内的真气,于是蛊虫们立马四下乱窜起来,想要再回到陆师母的身体之中,可是却发现回去的道路已经被堵住了!顿时,蛊虫们都变成了没头苍蝇一般,在陆师母的左臂内左冲右突,十分骇人。

    陆观渊此时早已经吓得脸色煞白,一双被粉笔灰浸染的干枯的老手死死抓住病床的铁护栏,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释……释老师……”他哆哆嗦嗦,想要开口让释小心救救他的老伴儿,可是看着那些越来越暴躁的蛊虫,心里简直紧张的不行,根本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释小心深吸一口气道:“陆老师不用担心!现在情况已经被控制住了!只要把这些蛊虫取出来就行了!陆师母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他的声音充满了宁静的力量,落入了陆观渊的耳中,仿佛有魔力一般,竟然让老头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释小心缓缓地伸出手掌,覆盖在了一只蛊虫身上,然后猛地将真气外放出来。

    那一只受到刺激的蛊虫仿佛嗜血的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般,瞬间就从陆师母的体内挣扎着,将陆师母的皮肤绷的紧紧的,好像即将要被撑破的气球一样,只剩下很薄的一层,眼看着那蛊虫就要破洞而出……

    释小心直接用金针横刺,将那只蛊虫洞穿,来了个透心凉。

    蛊虫挣扎了好一会儿,很快就不再动弹。

    释小心并未就此停止,他手中的真气仍然牢牢的吸住这只被刺死的蛊虫,然后用力一拧,将整个这一块皮肤都拧出了一个大疙瘩。

    与此同时,他掌心的真气瞬间转变,化作炽热的火焰,猛地灼烧起来。

    整个病房内,都弥漫着一股肉被烧焦的臭味。

    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陆观渊老师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这简直比当年鬼子的酷刑都更凶残,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只能强忍着心中的痛苦,甚至不敢开口跟释小心说话,因为他很担心万一打扰了释小心,指不定会给老伴儿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整块肉被烫焦了之后,释小心才松开了陆师母的胳膊,这时候,肉眼看过去,陆师母的胳膊上多了一块橘子大小的烧伤,皮肉都烧焦了,变成黑炭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