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特殊的义工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星城福利院一大早就来了两个特殊的义工,福利院的蒋院长都被惊动了?!咀钚抡陆谠亩羨ww.www.submit-web.com】

    ——因为想来做义工这两个人长的实在有点凶恶,满脸横肉的老疤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而一身腱子肉的小羽,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他是个职业的打手。

    所以,蒋院长的第一反应就是:最近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什么人了,所以这两个社会不良人员才会来到福利院捣乱?

    当蒋院长小心翼翼地劝说老疤和小羽不要在福利院捣乱、不然就报警的时候,这两个人忽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嚎道:“院长??!你老人家行行好收下我们吧,我们不是来捣乱的,而是真心来当义工的??!”

    蒋院长直接懵逼了,心道这尼玛什么情况?只是不让你们当义工而已,又不是要砍你们的脑袋,怎么就跪下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对于老疤和小羽来说,不让他们干义工简直就跟砍他们的脑袋差不多!因为昨天他们是亲自把欧阳烈送去医院的,欧阳烈那种痛不欲生的惨状他们全都看在眼里,他们可不想自己也变得跟欧阳烈一样,被人挨一下碰一下都恨不得去死,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尤其是昨天那小子好像还说了会到福利院来检查的,万一真的来了却发现他们没有在这里当义工,那后果恐怕……

    他们甚至都想过要逃跑,因为人家已经拿针在他们身上戳过了,谁知道症状什么时候会突然发作?

    所以他们才会一大早就跑到福利院来,诚心诚意的想要给福利院打义工。

    但是蒋院长不知道啊,他实在搞不懂这两个看起来就是社会不良分子的人为什么死活都想来福利院打义工。

    “其实你们完全没必要这样……”

    然而,老疤和小羽却是异口同声地道:“有必要!绝对有必要!院长,你老人家行行好,收了我们吧,我们有的是力气,什么活都能干?!?br />
    到了这个地步,蒋院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正好,这时候,福利院门口又有一辆车开了进来,正是宋浮梁。

    宋浮梁虽然也是被释小心逼着来打义工的,但是他毕竟是场面上的人,有身份有地位还有钱,最重要的是他长的也没有眼前的老疤和小羽这么吓人。

    所以,前几天来给福利院捐了大笔的资金和物资,然后又提出要打义工的要求,蒋院长自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宋浮梁下车以后,一看老疤和小羽跪在蒋院长面前痛哭流涕,一人还抱着蒋院长一条腿,死活不肯松手。

    他不禁觉得有点好笑:“蒋院长,他们两个这是要干嘛呢?”

    蒋院长苦笑道:“他们跟你一样,也是想来福利院打义工的,我以为他们是开玩笑的,就没答应,没想到他们就直接跪下了,我怎么劝都不行?!?br />
    宋浮梁不禁更加惊讶:“还有这种事?现在热衷于做慈善的人都这么虔诚了吗?不让他们打义工居然直接跪下了?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虚情假意,要不院长你就把他们留下吧?”

    老疤和小羽连忙向宋浮梁投注感激的目光,眼巴巴地看着蒋院长。

    蒋院长真是哭笑不得,他看着这两个大老爷们哭的稀里哗啦的也觉得挺别扭的,可是真要让他们留下,他心里也隐约有点担心,毕竟福利院都是些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孩子,如果这两个真的是坏人的话,到时候搞不好要出大事。

    所以,他决定还是得先弄清楚状况再说。于是他问道:“你们想留下来做义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得先弄清楚你们的资料才行?!?br />
    老疤和小羽一听,连忙道:“院长你随便问,我们要是有一句假话,让我们天打五雷轰,出门就被车撞死……”

    算你们狠!

    蒋院长也是无语了,不过职责所在,该问的他还是的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巴山,外号老疤,一直是在太平间……不是,一直是在太平街一带跟着烈哥混的?!?br />
    “我叫靳羽,别人都叫我小羽,我也是跟这烈哥混的?!?br />
    这一下不要说蒋院长了,连宋浮梁都愣住了,太平街欧阳烈的名头他们都听说过,那不是一般的凶残啊。

    “你们来福利院究竟是想干什么?”蒋院长很无奈,“我们福利院并不是什么有钱的机构,靠着社会各界的捐赠和民政部门的扶持,也只能勉强维持而已,实在是没什么钱……”

    老疤吓了一跳,连忙道:“院长你老人家千万别误会,我们是真心来当义工的?!?br />
    蒋院长心道我要是信你我就是傻的。

    宋浮梁也很好奇,惹不住问道:“你们既然是跟着烈哥混的,应该在星城都是横着走的吧?怎么会突然想到要跑来做慈善了?”

    说到这里,宋浮梁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莫非是烈哥出事了?你们想要到福利院来避难?!?br />
    以宋浮梁的经验来看,像欧阳烈这样能够在星城站稳脚跟的一方大佬,除非是出了事情,要么是被干掉了,要么是犯事跑路了,否则作为烈哥的手下怎么也不可能会沦落到福利院来打义工啊。

    老疤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烈哥被人打的住院了,医生也治不好?!?br />
    “靠!什么人这么牛,居然把太平街的烈哥都打伤了?”宋浮梁大跌眼镜。

    老疤沮丧地道:“是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厉害的少年!”

    一听到这句话宋浮梁立马就变了脸色: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厉害的少年,这尼玛怎么听着好像是在说释小心啊。

    “你们说的少年是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留着寸头,笑容灿烂,胸前还挂着一串盘龙佛珠的?”

    老疤和小羽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这位老弟也认识他?”

    宋浮梁心道老子怎么可能不认识他?这小子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他,要不是他老子怎么会跑到这里做义工?

    当然,这种话是绝对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的。

    “认识,当然认识!他叫释小心,是星城中学的英语老师,也是我们雅香医院的特聘专家?!彼胃×航馐土思妇?,又看着还跪在那里抱着蒋院长大腿的家伙道:“你们是被他在手腕上戳了一针淬骨针,才不得不来这里打义工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