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肝脏损伤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本来经过刚开始的时候对医术的探讨之后,范刚对释小心的印象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他觉得释小心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做事还是挺靠谱的?!救淖衷亩羨ww.www.submit-web.com】

    可是没想到话题居然扯到了死人的鬼魂上去了!

    这让范刚好不容易才稳住的一颗心,陡然间又沉了下去。

    他很想在好好的跟释小心聊一聊,不过可惜的是路程太短了,不过短短二十分钟,司机就已经把车开到了法医鉴定中心。

    于是,他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因为有范刚的带领和办理各种手续,释小心很快就得以进入了尸检实验室。

    实验室里面共有两张尸检台,两具在不久之前殉职的纪委工作人员的尸体被放在橡胶尸检台上。并且摆放呈弓形,这主要是为了便于法医切开尸体的胸部和腹部。

    释小心他们进去的时候,一男一女两名带着口罩的尸检法医正在借助于电锯和断肋器解剖尸体。

    男法医正沿着肋骨和与胸骨相连的软骨分界线走刀,动作看上去十分娴熟。

    女法医则是切开了另一具尸体的胸腔,让肋骨连在胸骨上,摘除整个胸腔前部或者说胸板……

    整个场面看上去显得有些可怕,范刚甚至没敢多看尸体一眼,只是平视着不远处的实验器材柜,问道:“王法医,郑法医,有什么线索了吗?”

    姓王的男法医头都没抬,毫不客气地道:“尸检还未结束,哪会那么快有线索?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我们快点得出结论,拜托你们不要有事没事就搞一个人过来问一下,这样会严重影响我们的工作效率的!”

    范刚有些尴尬,他早就知道这法医的脾气有点臭,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不给面子。

    “王法医,郑法医,白书记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所以特意请了释……医生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br />
    他本来想说“释老师”的,但是转念一想派个老师来给法医帮忙未免有点太离谱了,于是就临时改成了“释医生”。

    王法医不仅皱起了眉头,微微抬头瞥了释小心一眼,随即就露出一副很无语的表情道:“我们这里不需要人帮忙,还是那句话,你们别来给我们添麻烦,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现在请你们出去!”

    范刚有些担心的看向释小心,换成一般年轻气盛的少年,只怕早已经火冒三丈,跟对方呛起来了。

    然而,释小心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对方的话一样,只是盯着尸检台上的尸体出神,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范刚不禁松了一口气。要是释小心因为遭到的鄙夷而和王法医闹起来,不管谁有理谁无理,都必然会耽误尸检进程,到时候白书记那里可就不好交代了。

    然而,很快范刚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释小心用“Y阳佛眼”扫过尸体之后,很快就变了脸色。

    ——因为他发现两具尸体的创伤都是在五脏六腑的内部。体表没有任何伤口,伤口出现在五脏六腑内部,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掌握的杀人技巧。

    这意味着帮赵德胜父子杀人的肯定不是世俗界的存在,而是来自于修行界。

    很显然,事情正在滑向他最不想看到的那种结局。

    他深吸一口气,对王法医道:“我不是来给你添麻烦的,而是来帮忙的!你正在解剖的这具尸体,体表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其最主要的伤是在肝脏内部……”

    一听他这话,王法医顿时露出讥讽之色:“你是哪个医科大学的学生,还真是无知者无畏???肝脏我刚刚已经检查过了,根本没有任何伤口?!?br />
    若是别人听到这话,多半也会以为自己失误了,但是刚才释小心已经用Y阳佛眼透视过那肝脏内部,确实是有损伤。因此他笑着反驳道:“你只看过肝脏的表面而已,又没有解剖开肝脏看里面有没有损伤?!?br />
    王法医愣了一下,随即嘲讽道:“开什么玩笑?你有点常识好吧?肝脏这么脆弱的器官,若是表面都没有伤口,里面又怎么会出现伤口?”

    释小心瞥了他一眼道:“既然这样的话,这尸体表面也没有任何伤口,那你们解剖尸体的内部又有什么意义?”

    呃……

    王法医还真是没办法反驳。他气道:“也好,我就解剖开肝脏让你看一眼,好让你死心。如果跟肝脏没有关系的话,就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别再来妨碍我们做事!”

    释小心点头道:“看过之后就知道了!”

    王法医“哼”了一声,拿起手中的刀开始缓缓的解剖肝脏,刀一切下去,他就脸色大变,心中“咯噔”一下,他知道情况不妙,多半是被这小子给说中了。

    因为如果是健康的肝脏,一道切下去,会有生物组织的弹性。

    但是刚才他这一刀切下去的时候,在肝脏表面还是很有弹性的,可是随着刀锋深入肝脏内部之后,却好像切中了豆渣朽木一样的感觉……

    随着他手中的刀将肝脏切开了一个创口之后,果然看到肝脏内部已经有拳头大一块区域已经碎裂了,像是遭到了某种重击。

    王法医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刀:“这不可能!如果肝脏受到重击,不可能表面没有伤口,内部却损伤成这个样子,这简直就像是被人用手狠狠捏碎的一样……”

    一旁原本正在全神贯注地解剖另一句尸体的郑法医听到这话,不禁讶异地抬起头来,先看了一眼被解剖开的肝脏,然后又忍不住转头看了释小心一眼。

    王法医露出羞愧的表情,再看向释小心时,眼神恭敬了许多:“请问你是怎么看出来伤在肝脏内部的?”

    释小心总不能说自己是用“Y阳佛眼”看出来的,他想了想,只好道:“我是一个医生,从医学理论来分析的话,如果身体表面的硬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但是人却死了,那么肯定是身体内部的软件出了问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