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张开嘴巴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贾姥姥想想觉得也有道理,只好又发下毒誓,保证日后再也不对无辜的普通人施展毒功和蛊术,否则必遭万蛊噬心而死?!咀钚抡陆谠亩羨ww.www.submit-web.com】

    养蛊的人用万蛊噬心来发誓,已经是最重的誓言了。

    释小心不禁觉得有点好笑,这个老太婆脾气暴躁的要死,但是偏偏耳根子又软的要死,每次信誓旦旦说自己宁死不屈,但是被李嫣然劝了几句之后,便又心甘情愿的低头认怂了。

    也不知道她这样的性格究竟是怎么能活到这把年纪的。

    看着老太婆一脸不乐意的表情,释小心只觉得好笑,他对李嫣然道:“我可以帮她治疗,但是治好了之后,你们必须帮我做一件事!”

    李嫣然愣了一下:“做什么事?”

    释小心道:“对付两个祸害了好几条人命的坏人?!?br />
    李嫣然抬头看了贾姥姥一眼,似乎是想征求一下她的意见。贾姥姥却翻了个白眼,不乐意地道:“让我不要随便动用毒功和蛊术的人是你,想要让我用毒功和蛊术对付别人的也是你!哼!”

    释小心道:“毒功和蛊术只是一种工具或者说手段,就好像一把刀,本身是没有善恶的,好人拿着他可以用来?;ぷ约?、?;と跣〔皇芮趾?,坏人拿着它却可以干出各种各样的坏事!所以,我让你不随便乱用毒功和蛊术,主要是为了让你不要伤害无辜的百姓,但是如果你用毒功和蛊术来帮忙惩奸除恶、抓捕坏人,我自然举双手赞成?!?br />
    “哼!反正人话也是你说的,鬼话也是你说的!老身的口才不如你,又有求于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她这么说也等于是很光棍的认下了。

    于是,释小心对她道:“请坐下,我把替你把把脉?!?br />
    贾姥姥在他前面的沙发上坐下,伸出一只手来,她这手简直已经不能算是人的手了,而像是乌鸡的爪子——不但颜色是乌黑乌黑的,皮肤更是粗糙的和鸟爪子一样。

    释小心知道这是长期练毒功所致,不禁有些担心地看了李嫣然一眼:还好,李嫣然虽然也练了毒功,但是手上的皮肤还是很光滑白皙的。

    他伸出两只手指搭在了贾姥姥的脉搏上面,感应着她的脉搏跳动,她是炼制的“蛊局”被人突然破掉,一时之间遭到了反噬,导致了心脾的损伤。因为心藏神而脾藏意,她是精神意念受到重创,反应到五脏之中,就是气短神疲,心脾两虚。

    他取出金针来,对贾姥姥道:“张开嘴巴?!?br />
    贾姥姥被他吓了一跳,瞳孔紧缩,心中暗道:张开嘴巴这是要戳哪里?这么长一根金针,直接从嘴巴里面戳进去,那还有命吗?

    释小心白了她一眼道:“不用害怕,只是帮你疏通一下足太阴脾经而已。张开嘴巴,把舌头伸出来?!?br />
    贾姥姥将信将疑,幸好有李嫣然在一旁鼓励她,她才敢把舌头伸了出来。

    要不然的话,打死她都不敢把舌头这么脆弱的器官暴露在释小心的面前。

    释小心瞄准目标,一针扎入舌本,真气迅速涌入,从舌下过咽喉,上隔膜,再经由脾胃到膝股、胫骨……直到大拇指顶端。

    贾姥姥刚开始还有点害怕,但是随着释小心的真气沿着足太阴脾经逆行一周之后,她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神采奕奕,眼眸之中甚至有精芒闪烁。

    这半个月来,她被这蛊术反噬弄的精神紧张,神经衰弱,寝食难安,一根筋绷的紧紧的,都不会什么时候这根弦就会断掉。但是现在,释小心的真气就好像一股暖流,流淌到哪里,附近的肌肉、经脉、皮膜就都会彻底的放松下来。

    她这才感觉到释小心的医术的神奇之处,难怪能够破掉她的“鬼蛊”和“淫蛊”了。

    很快,她贾姥姥就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于是,现场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贾姥姥这样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竟然吐着舌头扮鬼脸,舌头上还插在一根金光闪闪的针,这简直就是非主流啊。

    释小心收回真气,对李嫣然道:“等一下再去给她配五副常用的《归脾汤》煎服?!?br />
    李嫣然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贾姥姥这次算是得救了。

    “谢谢!”

    释小心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觉得今天的李嫣然好像有点怪怪的,和之前熟悉的那个性-感妖娆的李嫣然似乎有极大的不同。

    “不用谢我,我之所以救她,本来就有条件的?!?br />
    李嫣然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又过了一阵,释小心输入贾姥姥体内的真气彻底消散于无形,贾姥姥才有些依依不舍地睁开了眼睛,要不是舌头上插着一根金针,让她说不出话来,她都想哀求释小心再给她治疗一次了,刚才那种全身放松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在她的印象中,她至少已经有三四十年没有过这种放松的感觉了。

    真的很美妙。

    可惜,释小心根本就没有拔下金针的打算,不仅如此,他还轻轻捻动金针,而后突然屈指一弹。

    只听“?!钡囊幌?,金针以极快的速度在贾姥姥的舌尖上颤动起来。

    贾姥姥瞬间觉得从舌尖一只麻到了口腔,然后沿着口腔一路麻了下去,一直到脾胃、大腿、小腿、脚趾……全都麻了。

    矮油!我去!

    这回真的是麻了个逼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好好的人突然中风了,半身不遂,半边身子突然麻木,完全没有任何知觉了一样。

    要不是刚才释小心已经展露出了超强的医术,贾姥姥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惊的跳起来打人了。

    但尽管如此,她的眼中也还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惊惧之色。

    释小心白了她一眼道:“别怕!只是一阵麻木而已,最多持续十几秒就过去了,这是激发你体内潜能的一种手段,毕竟你的年纪大了,五脏六腑的机能不能和年轻人相比,所以要用一些特殊的方式来刺激一下……我说你好歹也是高手,胆子怎么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