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跟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人在受到惊吓、恐惧和愤怒时,会因为大脑暂时性缺血缺氧而导致脑活动受到抑制引起的思维停滞、精神衰竭现象?!疚薜靶∷低鴚ww.www.submit-web.com】

    ——也就是普通人经常说的关键时刻大脑一片空白。

    小杨就是这种情况,他觉得自己已经记住了那两句《金刚伏魔咒》了,可是却没料到会真的有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向他扑过来,在紧张和恐惧的时候,大脑瞬间就一片空白,哪里还记得什么咒语?

    其实只要他记住释小心的话,他身上还有符箓和咒语可以?;に?,就不至于太慌张,就算符箓和咒语不管用,他还有最后一道护身符,可以保住他的性命。

    释小心让他退到一边的角落去休息,然后打开门叫了第二个人进来。

    第二个是王猛。

    王猛倒是不愧于他的名字,确实很猛,当他看到潘辰发出狰狞可怖的咆哮向他扑过去的时候,他只是骂了一句“卧槽”之后,就开始脱衣服。

    脱完衣服之后,潘辰被他胸口红光灿灿的六字真言咒压制住,无法靠近。

    直到这时候,王猛才想起来要念咒,他立即大声念起《金刚伏魔咒》:“烁钵呐耶菩提萨陀婆耶,摩诃萨陀婆耶……”

    之前释小心念过完整的《金刚伏魔咒》之后就隐藏起来的气场瞬间被激活。

    嗡……

    一声颤鸣之后,潘辰顿时如受雷击,他整个人都觉得……不对,应该是整个鬼都觉得不好了。

    释小心立即催动盘龙佛珠,将他召回佛珠里面躲避《金刚伏魔咒》的威力。

    王猛不禁洋洋得意起来,对释小心道:“怎么样,释老师,我表现还可以吧?”

    释小心白了他一眼道:“很差!”

    “???”王猛觉得难以置信地道,“不会吧?要不是你出手,我都把那个恶鬼收拾了!”

    释小心指着他光溜溜的上半身问道:“你把衣服脱掉干什么?”

    “释老师你不是在我身上画了符箓吗?我如果不脱掉衣服,那只鬼怎么可能看得见?”

    “鬼是能量体,你就算不脱衣服,他也能够感觉到符箓的?;褂?,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衣服口袋里面还有一张护身符吗?穿着衣服你等于是有两重防御,可是脱掉衣服之后,你就只剩下一重防御了!你这和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呃……”王猛悻悻地道,“可是我至少念了《金刚伏魔咒》啊?!?br />
    释小心嫌弃地道:“如果要是对方的实力足够强,或者数量足够多的话,不等你开始念咒,就已经把你弄死了!下次记住了,看到有鬼怪出现,别只顾着脱衣服,直接先念咒?!?br />
    “哦!”

    释小心指了指远处角落里的小杨道:“你去那边休息一下,不准吭声,不准提醒后面进来参加考核的人?!?br />
    王猛跑到了小杨的身边,一看他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不禁诧异地道:“怎么回事,小杨?干嘛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小杨苦笑道:“我刚才骤然一看到鬼,吓得大脑一片空白,结果把咒语给忘了……”

    “靠!这你都能忘?那你刚才不是白背了那么久?”王猛瞠目结舌地道,“你不会是怕鬼吧?”

    小杨郁闷地辩解道:“如果我事先知道有鬼要出来,做好心理准备,肯定不会怕的,可是谁知道那小子会真的弄出一只恶鬼来???而且,那恶鬼突然一下子就窜出来,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肯定会被吓一跳啊?!?br />
    王猛却不以为然,当刑警的,本来就应该有超强的反应能力和应变能力,在他看来,突然撞到鬼和突然撞到歹徒行凶根本是一样的。所以,尽管他这一次的应对还是有点手忙脚乱,但是总的来说,也还算可圈可点。

    接下来,他们又目睹了剩下的十四个同事突然撞见鬼的应对画面。

    这些人当中,老牛的表现最差,直接吓尿了。

    宋自远的表现最好,潘辰这只促狭鬼刚一露面,宋局长就开始念起了《金刚伏魔咒》,但是迅速掏出枪来,原地防守,防止其他的方位有恶鬼或者敌人突然杀出来。

    而其他人的表现基本上都要比小杨、老牛强,但是比王猛差,很多人虽然知道想念咒,但是念起来却是结结巴巴,坑坑洼洼,完全都跟不上正常情况下念咒的音节,因此,尽管他们念了咒语,但是却无法开启释小心此前念过完整《金刚伏魔咒》之后隐藏的气场。

    因此,除了宋局长和王猛之外,其他人都表现的非常沮丧。

    释小心没有开口说话,这个时候,鼓舞士气的话不该由他来说,而应该交给宋自远。

    宋自远的目光缓缓地在所有人的身上扫视一圈,然后叹了一口气道:“刚才你们自己的表现,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了。我只想问你们一句,如果没有今天释老师给你们做的这些训练,就真的被你们装上了赵德胜父子手下的驱鬼高手,我们之中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大家都不吭声,一脸羞愧。

    如果没有释小心给他们画符,教他们咒语,又给他们活见鬼的实战训练,估计绝大部分人在一个照面之下,就会被对方干掉。

    “接下来的时间,我希望你们好好的反思一下,总结一下刚才的经验教训。希望下一次真的遇到敌人的时候,你们能够做出正确的应对……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宋自远拉着释小心离开了体育馆,一边走一边诚恳地感谢道:“谢谢你,释老师。如果这一次不是有你的话,恐怕这些警员……”

    释小心摇了摇头道:“不用谢,救死扶伤、惩恶扬善也是我修行的一部分?!?br />
    “一定要谢的!”宋自远却坚持道,“不过现在不是表达感谢的时候,等到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彻底完成之后,我们城关分局上下一定要摆上几桌请你赏光,到时候释老师你可千万不能推辞?!?br />
    释小心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这一次赵德胜的案子若是破掉了,宋自远肯定还会升官,到时候恐怕还得再感谢他一次,看来以后的饭局多半是跑不掉了。

    就在这时候,释小心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是丧彪打来的。

    “喂,释老大,你要打听的情报已经有了!据火车站的老机车讲,赵德胜父子还在星城,而且就藏在北正街附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