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符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释小心哑然失笑?!救淖衷亩羨ww.www.submit-web.com】

    这话倒是挺符合赵贤的性格的,遇到事情第一反应就是要把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先把自己摘干净再说。

    他只会觉得他爹坑害宋自远是天经地义的,要不是释小心这个扫把星突然蹦出来,他爹早就把宋自远送进监狱,然而取而代之了。

    他却想不到他爹干的那些本来就不是人事!

    或者说就算知道又有什么关系?他们父子当然可以不干人事,但是别人一旦反击那就是绝对不行滴……

    释小心叹了一口气道:“有句俗话说的好: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看岁数!你爹年纪老了一点,算是老流氓,你年纪小一点,算是小流氓,但是不管是老流氓还是小流氓,你们父子绝对都是不要脸的臭流氓……”

    赵贤一听这话,差点菊花都要气炸了——如果他还有菊花的话……

    “我要杀了你??!”他咆哮着,驱动白骨祭坛的力量,朝着释小心所在的方向发出一道白色的光芒。

    释小心哼了一声,口中吐出六字真言咒,每一个真言都在虚空之中凝成透明的文字,向白骨祭坛中发出的白芒撞了过去。

    “轰!轰!轰……”

    每撞一次都会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每撞一次赵贤的魂魄就会虚弱一分,等到六字真言全都撞完之后,赵贤的魂魄已经虚弱的近乎透明了。

    “怎么会这样……”赵贤发出一声凄惨的悲声。

    释小心冷冷地道:“虽然你干的那些事都不叫人事,但是正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没打算就此让你魂飞魄散。不过既然你造了这许多孽,就应当努力去弥补!希望你能为福利院那些可怜的孩子们恢复健康做出一点贡献,只要你真的办到了,我一定亲自送你去轮回转世?!?br />
    呃?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要说赵贤不知道释小心在说什么,就连宋自远他们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怎么好好的突然又蹦出个福利院来了?福利院跟眼前这个案子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正说着,韩冰蕤从屋外走了进来,对释小心道:“小和尚,那只半路逃命的恶鬼已经被我收了,你这边还有没有其他的恶鬼?”

    释小心指了指藏在白骨祭坛中赵贤道:“这里还有一只!”

    韩冰蕤一看白骨祭坛也是吓了一跳:“果然凶残,居然弄出了这样一座白骨筑就的祭坛,这起码要十个八个成年人的尸骨才能成形吧?啧啧,可惜这些尸骨的魂魄都被献祭给祭坛,化为乌有了,不然的话……”

    释小心白了她一眼道:“不然的话,也不能把这些无辜枉死的魂魄交给你炼制獝獳虫!他们无辜枉死已经够可怜了,再拿他们炼制獝獳虫就有伤天和了?!?br />
    韩冰蕤瞥了他一眼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吗?我当然不会白白将他们炼制成獝獳虫,肯定会事先跟他们商量好啊,毕竟救治那些可怜的孩子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如果他们愿意帮忙,等治好了那些孩子之后,凭借他们的功德和我的道法加持,下一世,他们肯定会得到超额的回报……”

    释小心一时语塞,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无辜枉死的人多半会选择跟韩冰蕤合作,反倒是他显得有点自以为是了。

    韩冰蕤见他不吭声了,便取出一张符纸,对着白骨祭坛丢过去。

    嗡……

    符纸在半空之中大放光芒,将整座白骨祭坛笼罩在内,赵贤的魂魄被黄光照耀到之后,立即像是遇到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被吸向了半空中那道黄符纸。

    任凭他如何惨叫,如何挣扎,始终都无法拜托这黄符纸的吸引,不过短短六七秒钟的时间,赵贤的魂魄就被吸到了黄符纸上,“?!钡囊簧嘞熘?,竟然直接化成了黄符纸上的一个简笔图案。

    直到这时候,释小心才看清楚这并不是一张普通的符纸,符纸上的图案也不是普通的敕令符箓,而是三个不同的图案组成,第一个图案就是赵贤的魂魄构成的简笔,第二个图就是一个蚕茧模样的图案,第三个图案就是破茧而出的一条白白胖胖的虫子。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獝獳虫了。

    释小心也没想到,原来炼制獝獳虫居然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先将恶鬼的魂魄拘禁到这张黄符纸上,然后再通过祭炼,将魂魄转化成中间的虫茧,最后再用一些秘法将虫茧孵化出来,变成獝獳虫。

    在场的那些个刑警今天基本上已经麻木了!

    因为今天看到的各种诡异到根本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画面,所以尽管韩冰蕤刚才用符纸拘役鬼魂的画面十分震撼人心,但是他们的小心脏已经被锻炼出来,所以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发出各种惊呼、露出各种难以置信的神态。

    “好了!”韩冰蕤松了一口气道,“现在有了两个恶鬼,我的压力减轻了很多,如果你还有别的发现,到时候再通知我吧!”

    释小心点头道:“好,我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在找恶鬼的消息,已经有一些回馈了,不过我暂时还没能确定,等到确定之后,我会再跟你联络的!”

    “好!那我就先回福利院去了?!焙ㄏ蛟诔〉乃巫栽端俏⑽⒌阃肥疽?,然后就带着那张黄符纸离开了。

    等到她走远之后,宋自远才无奈地看着释小心道:“释老师,咱们就这样将赵贤的魂魄给交出去了?这要怎么向上面交代?”

    释小心哑然失笑道:“宋局长,就算赵贤的魂魄不被她捉走,你难道敢把这件事报上去?到时候你准备怎么解释鬼魂的事情?”

    呃……

    好吧!宋自远无奈的发现,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在这个古老的国度,如今官方是不信鬼神置信唯物主义的,他要是把抓到赵贤鬼魂这件事报上去,这简直就是自找麻烦、自寻屎路。

    “算了,幸好赵贤的白骨还在!通过dna的验证应该能确定这白骨的身份确实是赵贤无疑?!彼档秸饫?,他用目光扫了一遍在场的所有刑警:“你们回去写报告的时候都记着,凡是涉及到鬼魂、神秘事件和灵异事件的地方,都要保持统一口径,不要乱写一通,听明白了吗?”

    “是!局长!”众人异口同声地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