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情根深种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电光火石之间,贾姥姥和李嫣然得以避免了近身受到毒雾的侵害?!救淖衷亩羨ww.www.submit-web.com】

    怒不可遏的贾姥姥挥出了手中的拐棍,动作敏捷地捶在了瘦猴和胖子胸口的檀中穴。

    同时,李嫣然揉身而进,并指如刀,连戳瘦猴和胖子胸前、脖子、脑袋上九大穴道,基本上封死了蛊虫在他们体内的运行路线。

    贾姥姥“哼”了一声,挥舞着拐棍,准备敲破瘦猴和胖子的脑袋。

    却被李嫣然拦了下来:“姥姥,不要莽撞!这两个人杀不得?!?br />
    贾姥姥皱眉道:“只是两个被向娟那贱人利用的小喽啰而已,有什么杀不得?”

    李嫣然眯着眼睛道:“这两个人的确是释小心在码头帮的兄弟,之前被向娟掳走了!如果姥姥你直接一棍打死了他们,你觉得释小心会不恨你吗?”

    贾姥姥有些不太相信地道:“释小心能对这两个小喽啰有多深的感情?”

    李嫣然清楚贾姥姥的性格,继续解释道:“不管他们之间的感情深不深,现在我们要在蛊王节之前和向娟那个贱人对抗,就必须要仰仗释小心,姥姥,我们何必冒着得罪小和尚的风险呢?”

    对此,贾姥姥倒是深以为然。

    她用拐棍将胖子翻了个深,然后一拐棍砸在了胖子的屁股上,将他屁兜里面的手机信号干扰器砸了个稀烂。

    “先给那小和尚打个电话!”

    其实不用她吩咐,李嫣然就已经拨通了释小心的号码。

    “喂,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释小心的声音之中透出一丝焦灼,“瘦猴和胖子又没有过来找你?他们很可能被向娟那个贱人下了蛊,如果他们过来,你先帮我控制住他们”

    李嫣然并没有急着打断他,而是等他说完之后,才缓缓地道:“他们已经到了,现在就在我的宿舍,你要不要过来看一下?我一时之间也不太清楚向娟给他们下了什么蛊,不好为他们治疗?!?br />
    旁边的贾姥姥闻言,不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李嫣然是堂堂五毒门的门主,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是忠心蛊?

    她看出来了,门主这是在想办法跟释小心套近乎,想让那小和尚快点过来。

    果然,释小心在电话里道:“我马上过来!”

    然后他就挂掉了电话。

    李嫣然看到贾姥姥脸上露出的笑容,不禁有些羞红了脸,辩解道:“姥姥,不是你想的那样!”

    贾姥姥哈哈大笑道:“什么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想的什么样?”

    “姥姥!”李嫣然急得直跺脚。

    就在这时候,宿舍门外忽然传来了体育老师王勇的声音:“李老师你没事吧?”

    李嫣然有些诧异地看了贾姥姥一眼,不解地道:“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贾姥姥这才想起了,于是解释道:“小和尚打你的电话打不通,猜到我们这边可能出事了,于是就委托了那个体育老师过来给你传口信?!?br />
    李嫣然恍然大悟,走到门口,对王勇道:“谢谢王老师,我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她居然就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闭门羹?

    王勇一脸懵逼,尽管李嫣然及时将门给关上了,但是他还是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瘦猴和胖子。

    那两个人躺在哪里一动不动嘶莫非是被刚才那个邪门诡异的李姥姥不对,是被贾姥姥给干掉了?

    王勇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寒,连忙下了楼梯,离开的时候,他还下意识地看了看三楼的阳台。

    妈的,这阳台起码都有十米,我都不敢直接从上面往下跳,那个什么贾姥姥居然一蹦就下来了草,简直就不是人。

    想到这里,王勇忽然觉得脖子上汗毛倒竖起来:对??!以前看聊斋的时候,好像就有类似于贾姥姥这样的存在,看起来好像是弱不禁风的老弱病残,可是一旦动起手来,绝对是杀人越货的推土机。

    王勇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决定以后还是离这个李嫣然和她姥姥远一点比较好。

    释小心让小邵开车把他送到了校门口。

    一路上,小邵扭捏地道:“老大,我就不下车了,我这两天早上晨勃的厉害,走路不是很方便!”

    释小心有些无语,看着他那条绑在左腿上的第三条腿,批评他道:“谁让你听信了丧彪的鬼话,多吃了一颗擎天再造丸的?现在麻烦了吧!”

    小邵欲哭无泪:“那什么,老大,你还有吃了能缩小的药丸吗?每天早上我都不敢出门,晨勃的时候,捆都捆不住”

    “你以为这是揉面团呢?想揉的长一点就揉的长一点,想揉的短一点就能揉的短一点?”释小心白了他一眼道,“至于捆都捆不住这个问题,过几年之后,就不会有了,到你四十岁,你基本上就可以把它系在腰上当腰带了!”

    “呃,当当腰带”小邵不禁露出惊恐的表情。

    这尼玛以前不觉得,现在一想忽然觉得好恐怖啊。

    下车之后,释小心就直奔李嫣然的宿舍而去。

    一口气冲到三楼,释小心敲了敲门。

    李嫣然打开了门,看着他道:“谢谢你!小和尚!”

    释小心愣了一下,有点莫名其妙地道:“谢我什么?”

    “谢谢你专门请人来通知我可能有危险啊”

    “呃”释小心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怎么觉得这话里面好像透出一丝情根深种的感觉?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于是,他沉吟道:“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之所以请王勇来通知你,倒不是担心你的安慰,我知道你肯定没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我主要是怕你和贾姥姥会错手把那两个家伙打死!”

    李嫣然似乎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所以并没有表现出失望的表情,反倒是客厅里面的贾姥姥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心道:幸亏当时听了门主的劝,没有一棍子把地上躺着的胖子和瘦猴给锤死,不然的话,这会儿搞不好就得跟这小和尚翻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