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大义凛然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ǖ木沸∩裆钚抡陆?!

    陈秋实被提溜到了释小心的面前?!疚薜靶∷低鴚ww.www.submit-web.com】

    他的脸色因为挨了两巴掌,现在还有点肿,他的小腿和屁股上被踹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痛楚,再加上面对释小心、秦诗音的羞惭懊恼尴尬……一时之间,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精彩,简直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万一。

    秦诗音冷冷地看着他道:“陈秋实,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陈秋实头上冷汗都下来了,哆哆嗦嗦地道:“这次我认栽,你们想怎么样?”

    “我刚刚已经报警了!”秦诗音才不会跟他客气,“你在冯教授的寿宴上意图诈骗,被我们识破之后,恼羞成怒,想要买凶杀人……这个罪名够你在监狱待上几年了?!?br />
    “你这是血口喷人!我根本就没有买凶杀人,我只是……”陈秋实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一激动之下把实话说了出来。

    “你只是什么?”

    还好,陈秋实的脑袋还是比较管用的,他脑子一转道:“我只是想让建良大哥帮我揍那小子一顿而已,对不对,建良大哥?”

    在他看来,周建良肯定也不敢承认自己拿了钱出来杀人,所以多半会附和自己。

    然而他始料未及的是,周建良却是撇了撇嘴骂道:“对你妹。你明明是雇凶伤人,哥几个虽然收了你的钱,但是我们绝不会干伤天害理的事情,等一会儿警察来了,我们就把钱交公,指证你!”

    哎呦!卧槽!卧了个大槽!

    陈秋实简直无法想象,周建良竟然能够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他竟然能够放下烈阳帮大佬的身份去谄媚一个少年,而且还谄媚到这种地步。

    妈的,早知道就不回国了!

    之前在美国不也混的挺好吗?不也坑骗了不少钱吗?何必跑回国内来遭这份罪?

    陈秋实腹诽不已!

    不过也就是腹诽而已,瓷器的收藏品买卖,怎么也不可能绕开华夏帝国这庞大的十几亿人口的市场。

    但是,他从踌躇满志到历经坎坷竟然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这尼玛也太造化弄人了吧?

    如果这一次真的被警方抓进去,留下了案底,那他回华夏来兜售假古董的美好愿望只怕是永远落空了。失去了华夏这个最大的市场,他和洛克伍德公司耗费巨资研究出来的那套技术岂不是全白费心血了?

    “我已经入了美国籍,你们不能随便让警察抓我!”陈秋实眼眸中光芒闪烁,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们这是对我赤果果的威胁和迫害,我一定会向大使馆投诉你们的……”

    这话一说出口,连秦诗音都不禁为之一愣,如果这家伙真的已经入了美国籍,还真的不好轻易把他抓起来,这种涉外纠纷最容易被无限放大了。

    就在这时候,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吭诓辉兜牡胤?。

    秦诗音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烈阳帮的周建良对释小心施以抱歉的神色,放开了陈秋实,往后退了几步。

    三个警察从警车上走了过来,因为灯光晦暗,一直走到近处,他们才看清楚彼此的脸。

    其中为首的那人问道:“刚才是谁报的警?”

    “是我!”秦诗音示意道,“刚才我们从马路对面的华天酒店出来,被几个人跟踪了,我怀疑是这个陈秋实想要雇人行凶……”

    陈秋实一听就急了,连忙道:“警官,你可千万不要听她满口胡柴,我是美籍华人,这次是回国来给以前的老师祝寿的,怎么可能会雇人行凶呢?这都是他们串联好了想要陷害我……”

    就在这时候,为首的那名警察看清了秦诗音和释小心的脸,不禁“咦”了一声。

    释小心点头示意道:“孙所长,我们还真是有缘,没想到这么快又碰面了!”

    孙覃心里“咯噔”一下,心道难怪今天一整天都有些心慌意乱,眼皮乱跳呢,原来是要遇到释小心。

    他作为当初赵德胜旗下的得力干将,后来及时地改投宋自远的门下,因此对于赵德胜是怎么倒的霉,怎么被人掘地三尺挖出来的,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全都跟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阳光少年有关。

    所以,此刻的孙覃最不想看到的人当中,绝对有释小心的位置。

    不过既然已经遇到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了:“原来是释小心老师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释小心还没来得及开口,秦诗音就抢着道:“孙所长,这个人是个制造贩卖假古董瓷器的,想要利用美国人的技术,来坑我们华夏人的钱,之前在酒店被我和释小心识破了,所以他就准备雇人对我们下毒手……”

    释小心看了烈阳帮的众人一眼道:“这件事周建良他们可以作证?!?br />
    孙覃一听周建良的名字,顿时整张脸都皱的跟苦瓜一样了,身为派出所的所长,他对于星城地下势力怎么可能不了解呢?一个释小心就足够让他头大的,这会儿居然还牵扯进来另一个帮会?

    看来今天出门之前还真是没有看黄历??!早知道就请假在家病休了。

    周建良从孙覃他们下车开始,就保持着绝对的理智,尽管烈阳帮在星城地下势力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但是也不好直接和********机关的工作人员硬碰硬,那绝对是找死。因此在这种场合里,最好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能有多低调就有多低调。

    不过,他没想到的时候,这个孙所长居然对释小心恭敬有加,看来码头帮的这个释老大的来头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大,也难怪小小年纪就能整合起整个星城的地下势力。

    “是这样的,孙所长,刚刚释小心老师说的都是真的!陈秋实这王八蛋居然以为我周建良是那种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的人,拿着十几万就想要买人两条腿……”

    孙覃忍不住脸颊抽搐了几下,心道:你的脸皮还能再更厚一点吗?整个星城谁不知道你周建良是那种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的人?

    周建良大义凛然地道:“所以,我立马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释小心老师,请他们马上报警,一定要把这种从美国回来腐蚀我们华夏的黑恶分子的腐朽思想彻底根除??!”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