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零章 扫把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半个月后,李渊和杨素带着两万五千人马来到长安城下,北冥雷和杨林站在城头已经等候多时。

    北冥雷和杨林站在城头遥遥望去,就发现李渊的两万五千人马全军素裹,每人身穿孝服,一路行来还奏着哀乐,全军中部将士最为密集。

    李渊和杨素同时也看到城头上的北冥雷和杨林,李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而杨素看见北冥雷却眼神深沉。

    李渊顾不得旁人,两脚一踢马腹,快马加鞭冲向长安城,准确是冲向北冥雷。

    “元霸!”李渊高兴的向城头上了北冥雷招招手,可是迎来的却是北冥雷的冷眼。

    “呃!”李渊一勒缰绳,这才发现长安城的气氛有些不对,杨林看到大军支援而来,并未打开城门迎接,反而城头上的士兵全都严阵以待,如临大敌。

    “唐国公,陛下在哪?”杨林对着城下不远处的李渊大叫一声,就算远在一里之外的杨素都能听出他的愤怒。

    李渊坐在马上低下了头,一副沉痛表情,然后低声回道:“陛下遇刺,现遗体就在军中?!?br />
    李渊说话虽小,可以杨林和北冥雷的修为都能听见。

    “唐国公,请您让大军后退一里,您和丞相亲自送陛下入城?!?br />
    李渊知道杨林这是怀疑他杀了杨广,不过他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完全按照杨林说的做。

    至于杨素他虽然心怀不轨,却不露声色,跟着李渊一起护送杨广的棺木进入长安城。

    因为行军匆忙,李渊只找了一个普通棺木存放杨广的尸体,然后找了一块黄布盖住棺木,以示尊容。

    杨林郑重的带着北冥雷和手下一起迎接杨广的棺木。

    “陛下!”一看见棺木进城,杨林就快步冲到棺木前,趴在棺木上,悲伤的哭泣着,或许现在也只有杨林是真心为杨广的死亡而悲伤。

    北冥雷一直冷眼旁观,查看杨素与李渊脸色,不过杨素的演技非常好,成功表现了一个臣子痛失主君的心情。

    李渊反而简单的多,他本身对杨广的死并不伤感,可又要假装悲伤,可惜演技不如杨素,很容易让人看出破绽。

    北冥雷甚至能看到李渊藏在右手手掌心的生姜,每当他用右手擦擦拭眼睛后,就会流出大量的眼泪。

    “陛下,老臣有罪,致使您遭歹人所害!”

    杨林一边哭泣,一边想要打开棺木看杨广最后一面,可杨素却赶紧阻拦道:

    “靠山王请勿开棺!”杨素抓住杨林的手,解释道:“陛下的遗体现在已经开始腐烂,不宜再开棺了!”

    “混账!”杨林右手一把甩开杨素的手:“你敢拦我见陛下最后一面!”

    杨林左手迅速推开棺盖,棺材钉可承受不住杨林的掌劲,瞬间就被震断,杨林顺利打开棺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恶臭。

    “唔!”杨林捂住鼻子,强忍着不适,靠近棺木向里面看去,然后就看到一个已经开始腐烂看不清样貌的尸体。

    尸体出现严重腐烂的症状,并且散发着恶臭,不过从体型杨林还是能依稀辨认出他就是杨广。

    北冥雷也靠近棺木,扫了一眼尸体,然后对杨素问道:

    “算算时间,陛下驾崩不过半个月,为何遗体腐烂至此?”

    “这事我们也很奇怪,自从陛下驾崩后,我和丞相一直很小心的保存陛下遗体,可遗体还是逐渐腐烂,好似有什么力量在腐蚀遗体?!崩钤ń馐偷?。

    北冥雷认真的看着李渊的脸,确定他没说谎后,又瞟了一眼杨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杨素似乎感受到北冥雷的眼神,立刻来到杨林身边说道:

    “陛下新丧,国家无君,急需新君登位,靠山王现为皇族唯一继承人,请王爷立刻登基为帝?!?br />
    “陛下尸骨未寒,楚国公就想另立新皇,你就这么想得到从龙之功吗?”杨林瞪大了双眼气道。

    “王爷误会,历朝历代旧皇新丧,新皇就要立刻登基,以免权力交接出现问题,杨某也是遵从古历而已!”杨素看上去说话很急,可实际上有条有理。

    “本王不管这些,必须先安葬陛下,然后再谈另立新皇之事?!?br />
    杨素看杨林这般坚持,也没多劝。

    “将陛下迎入长安皇宫!”杨林痛呼一声,就亲自带人送杨广的遗体进入皇宫安置,其他人也只能缓缓跟在后面。

    北冥雷故意放缓脚步,拉着李渊走在最后面,向其打听杨广的死亡经过。

    …………

    三日后,杨林挑选了一个良辰吉日,为杨广举行了一个盛大的葬礼,幸存的文武百官都要出席,杨素也不例外。

    当杨广的棺木被送往陵墓后,杨素明显松了一口气,却被北冥雷看在眼里。

    葬礼流程繁琐,北冥雷并未全程参加,进行到一半就离开,前往长安城边缘的静念禅院。

    “静念禅院”原本落户帝都洛阳,后来发现洛阳不稳后,又搬至长安,前后不过月於。

    北冥雷早就想要到“静念禅院”找了空算账,不过他为交换“仙石”损失五成精元,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恢复,也就把这事耽搁了。

    “静念禅院”位于长安城南城边缘,占地极广,建筑雄伟,每日还有香客络绎不绝,北冥雷还没到就闻到一股极强的檀香味道。

    当北冥雷走到“静念禅院”的门口时,却发现今日禅院出奇的冷清,不仅无信徒出入,周边连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中年和尚,在“静念禅院”门前扫着落叶。

    扫地僧四十上下,却未剃度,头上顶着一头半黑半白的长发,显然是在带发修行。

    真正让北冥雷多看两眼的是和尚的样貌,北冥雷也见过不少英俊的男人,如宋缺,徐子陵,可远远无法和这个扫地僧相比。

    和尚的皮囊长的太好,好到让北冥雷都有些嫉妒。

    北冥雷走上前去,距离扫地僧一丈时突然停下脚步,两人不期而遇的四目相对,空气中似乎燃起了火花。

    “堂堂魔门第一高手,邪王石之轩,怎么屈尊在静念禅院扫地?!?br />
    听见北冥雷的话,扫地僧微微一笑,双手拖着扫把,递到北冥雷的面前。

    “冯施主可敢接我这扫把!”

    “有何不敢!”北冥雷一把接过扫把,立于身前。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圣王 医道官途 将夜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完美机甲剑神 百花令主 最强帝师 宝箱掉落系统 死而复生之后我从老头变成了绝世大美人 (快穿)看脸攻略 最强基因 超级浮空城 兼职风水师 笼雀 阴阳眼之渡灵者 末日超级战神 仙界小商女 重生娱乐圈:第一影后 和离记 农家子日常 极恶散修 截教再起 玄中魅 世界第一宠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