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夏芷柔你也有今天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裴淼心似乎嫌这把火烧得还不够大,继续火上浇油:“而且我还拍了我们两个上/床时的视频,谁不相信谁拿去看??!尤其是你那个宝贝到极点的太太,自己不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么,那拿去看??!看个够??!我说过我想带着芽芽离开,可是你不只要跟我争她,你还害臣羽不见,你还非要我留在这个我根本就不想留的地方,可你又知道我有多讨厌这个地方?我只要待在这里一天,就会想起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不相信!”夏芷柔疾吼一声,这几年曲耀阳都是不行,怎么可能还会跟面前这个女人做了那样的事情?!痉缭菩∷翟亩镣鴚ww.www.submit-web.com】

    她慌忙去夺裴淼心手上的手机,曲耀阳想要伸手去抢已经来不及,就见夏芷柔盯着手机屏幕不过一会,就泪湿了眼睛。

    她一哭曲耀阳就有些内疚得情绪,赶忙松开了箍住裴淼心的大手,转身去抢夏芷柔手中的手机。

    也就是这当口,裴淼心面无表情推开他的大手就往休息室的大门口奔。

    他明明是要伸手去捞手机,可是看着她从他的眼角余光里消失,他还是受不了地冲上前从身后抱住她的腰,“你去哪里?”

    裴淼心本来想就趁这节骨眼遁了,哪晓得后背被他一撞,整个人根本就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

    夏芷柔瞪大了眼睛,哭着去唤曲耀阳,“耀阳……你说过不会骗我的,你这几年一次都没有碰过我,可你却跟她……你怎么对得起我?呜……”

    裴淼心使了力气挣扎,可曲耀阳从身后箍着她的力道也是大到不行。

    她发了狠咬他,用力撕扯拉拽,什么破招数都使上了,可他就是不愿意放开。

    直到夏芷柔夺门奔了出去,她才觉得愈发的好笑,好像压在自己心头这么多年的气与伤心,这刻才有了些缓解的感觉。

    “曲总,你太太跑了,不去追吗?这你可不对了??!为了个小三害自己老婆伤心,你说你们男人到底是个多坏的东西?”裴淼心幸灾乐祸地弯唇,眼前的一切好像就是她一直想要见到的——伤心欲绝的女人和暴跳如雷的男人??伤难劬?,为什么还是觉得那么疼?

    曲耀阳用力拽着裴淼心的一只胳膊逼她转身,“裴淼心,我警告过你,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别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

    “我该做什么事情?还像从前一样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等你回来吗?曲耀阳我不是白痴!若说以前我你欺负我害我伤心,无非不就是仗着我爱你!可是现在你觉得我还会爱你吗?我自己能够挣钱养活自己,我用不着仰仗你什么东西!就这样的你凭什么让我要听你的?还想用强权来压我吗?我告诉你,我不怕你!随便,曲耀阳,我不怕你!”

    这一下她确是使了蛮力,用力将他挣开,也不等他反应,已经拉开面前的休息室门急奔了出去。

    曲耀阳被她那一推,装着房间里的一张角几,尖锐的棱角撞得他腿立时就有些疼,等到好不容易站稳去追,已经又没了那小女人的踪影。

    夏母的电话挂了过来,不用猜也知道是为的什么事情,夏芷柔大抵已经回到家里面去。

    可是裴淼心呢?

    那个打了人的人明明就是她,那个不再理的人也明明都是她。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发现到这小姑娘执拗起来会这么倔?

    她完全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拍了两个人的视频,也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打了夏芷柔甚至还落荒而逃。

    他接到她的电话慌乱从医院里赶出来的时候,就想着怎么责怪她的不懂事以及其他。哪晓得到了现场看到她才发现自己是担心多过其他。

    那几年夏芷柔干过的事情他心里其实全都明白全都清楚。只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愧疚和忍让让他不想提也不想说。他承诺过会爱她护她一生,却因为已经脱离了轨道的心情,怎么都拉不回来。

    因为心存愧疚,所以他可以忍让夏芷柔的一切,却见不得裴淼心就这样从他的面前消失。

    只是看着她从门边消失的不见的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跟着停止。

    大声喊了她的名字,想起她常挂在嘴边的“老死不相往来”。

    他的大脑慌得一片空白,被撞得生疼的腿也再顾不上了。跌跌撞撞地从休息室里狂奔出来,奔出会所的大门,满大街地看、满大街地找。他心下一片恍然,他是不是……又丢了她了?

    ……

    回到了曲家的大宅,夏芷柔咬唇看着里头的男人,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他非但没有半点要安慰的意思,更是继续将她无视,一回来就钻进了楼上的书房。

    这两天正好曲市长、曲母跟婉婉几个人都不在家,刚过完大年没有几天,曲市长提议,早早带着一家人回曲母老家省亲,除了从来就不找边际也难寻踪影的曲子恒被留了下来,老两口更是把军军跟芽芽带了过去,家里只剩下因为工作走不开的曲耀阳跟她。

    夏芷柔气不过,除了气愤还有伤心,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付出和积累瞬间就要烟消云散,直让她痛苦得浑身发抖。想要上楼找他理论,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转身跑进车库,开着自己的车就回了娘家。

    她到家的时候,夏母跟夏之韵两个人刚好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堆放在沙发上,正一边试装一边策划着几天后要在本城参加的名流富商晚宴。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夏芷柔,屋里的母女俩都是一惊。等问清楚实情,看到夏芷柔坐在沙发上一边哭诉一边扬言再也不会到那个没有任何温暖的家去,立时惹得夏母变了脸色,屡屡被劝住,示意她赶紧回家,别在这里瞎闹腾。

    “这还怎么回家?那里根本就不是我的家!曲家的人以为自己有钱有地位就那么了不起,平常不给我好脸色看也就罢了,现在连耀阳也这样对我!他以前根本不会这么对我的,都是裴淼心那小贱人,她怎么到现在都不肯放过我,这天底下这么多男人,她干嘛非要来抢我的!”夏芷柔边哭边吼。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你也不看看耀阳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他在外头有个把女人是件多稀奇的事?他要没有,那才是不正常的表现!”

    “可是妈!”夏芷柔轻叫,“他现在越来越变本加厉,宁愿碰外面那个小妖精也不愿意碰我,这日子到底让我要怎么过??!我知道他从前外面就有女人,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只要他不碰我心里的那道底线,他想在外面怎么样我都无所谓,因为那时候他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从前还愿意欺骗我,可他现在连欺骗和解释都不愿意!妈,耀阳他欺负我!”

    夏芷柔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沙发一边磕着瓜子的夏之韵一声冷哼:“姐夫这么多年来也没亏待过你,好吃好喝地伺候,还有那么大的豪宅给你住着,他平常在外面忙得死去活来、喝酒喝得胃出血的时候你又没有看见,他一回家你不是跟他要钱就是没完没了的找麻烦,我是姐夫也早腻了你了!”

    夏芷柔刚变了脸色,夏母立马回身挥手就打了夏之韵一下。

    夏之韵一气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怎么了?这个家还不允许人说实话了??!”

    夏母气极,“这里谁要你说什么实话了!???你姐平常没少给你钱花,这时候你来插什么嘴??!” |.

    “少来,我姐她现在可不比当初,当初我姐没做曲家少***时候对我可不像现在这么抠,现在不过让她介绍个有钱男朋友给我她都故意整我,那些男的到底哪一个比得上我姐夫?她就是想我一辈子都不如她,我不稀罕!”

    夏之韵说完话一个甩手,直接奔进了自己的房间。

    夏母在身后一阵疾骂,等到回过头来看到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只一脸茫然望着窗外红着眼睛的夏芷柔,她这才缓步踱了过来。

    “芷柔,你别听你妹妹瞎说,她啊,只是到现在还气不过当初你跟耀阳他妈联合起来拆散她跟子恒的事情……”

    “那件事情是我愿意的吗?”夏芷柔冷声打断,侧头委屈至极地望着自己的母亲,“当初如果不是之韵自己不懂事,想要跟我一样嫁进曲家,怎么会去勾引子恒?妈你也知道曲家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就算她跟曲子恒上了床那又怎样,像曲子恒那样的二世祖,这辈子除了跟他哥哥要钱他还会什么?之韵想要嫁个好人家也不是这样的,她跟着他能有什么前途??!”

    夏芷柔说完了就开始哭,低头狂抹眼泪。

    夏母好生好气劝了半晌,才又道:“芷柔,之韵的事情咱们暂时先不去说她,你妹妹她毕竟年纪还小,想嫁个好一点的人家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总之这事情你记着,也多帮你妹妹瞅着,要有合适的赶紧给她撮合撮合,你要知道咱们夏家以后看都得靠你们姐妹,要你们俩都好那才是真的好,以后就算你在曲家受到什么委屈,之韵要是有个靠山,不就等于你也有个靠山吗?”

    ...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仙君多关照 王爷,人家要安寝 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 纵兵天下 郭家圣通(宫斗系统) 百战长歌 公主驾到殿下请留步 重生之其他女明星都是渣 天域苍穹 剑爆都市 楚妃谋略 重生之嫡女狠彪悍 金牌宠妃 烟岚 鬼谷恋人 惹爱娇妻:绝宠... 魔女戏天下:杠... 都市修真狂龙 君临城下[重生] 食髓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