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生病

2018最热门的电子游艺平台首选 www.submit-web.com     见她出来了,他弹掉手中的香烟,随意用脚踩了踩才到跟前,“上车吧!我给臣羽打过电话,他在公司里处理一点事情,稍晚一点过来同我们一起吃饭?!疚薜靶∷低鴚ww.www.submit-web.com】”

    “我们?”她一怔戒备去看他。

    他也不带好气似的狠狠怒视,“下午皖瑜开车载你出去差点出了事故,她心里愧疚,所以约了你们夫妻吃饭。当时赔罪也好,压惊也好,只是吃一顿饭?!?br />
    “吃饭就不必了,聂小姐年纪还小我不怪她,况且是我自己要上她的车,你若要怪罪就在这里骂我吧!干什么还要约我们吃什么饭?!?br />
    他知道她心里不痛快,却仍是沉着声道:“现在全家都想我跟皖瑜结婚,全家都巴不得我赶紧再去结婚,那么你呢?要是我结婚了,你会怪我吗?还是说,只要我结婚了你心里就痛快了。是不是顺了你的意,在这个家里与你彻底保持距离,你就不会对我忽冷忽热若即若离,而我所欠你的一切是不是这样就可以还清?”

    她红着眼睛仰起头来看他,想到他下午那会儿的态度,对她或是聂皖瑜,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态度,忒的让她寒心。

    可是,刚才听到他说什么要结婚。

    结婚——这两个字好像若了千金般的巨石,沉沉压在她心口上边,让她本就惶惑不安的心变得愈发往谷底里沉。

    她想起先前同ailsa在电话里聊天的时候,ailsa说过:“跟旧人在一起,亲切、熟悉,但是伤口隐隐作痛;跟新人在一起,兴奋、快乐,却充满着冒险的恐惧?!?br />
    她想她同曲耀阳大抵就是这般,无论想要靠得有多近,他始终让她觉得不是一个安稳的男人。

    相比过去和从前,她已经不再快乐和年轻。

    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经历像现在的聂皖瑜一样,去冒险,去探索,去努力追寻自己喜欢的男人而不在乎那份安稳。

    她知道他是危险的,与生俱来的危险,蛊惑着人们不得不去靠近,可最终也只能迎来粉身碎骨的结局。

    她又冷又怕,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一个男人,也害怕跟他单独待在一起。

    他打开车门要她上车,她却倒退了一步,说:“我不去?!?br />
    “你不就是害怕我么!害怕我像之前一样再脱轨做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你放心,这几个月的离开已经让我想清楚很多事情。我不会再去打扰你跟臣羽的生活,我也觉得自己很无耻很恶心?!?br />
    曲耀阳冷笑出声:“所以这次我带聂皖瑜回来——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带她回来??墒怯辛怂?,我才有勇气站在那个家里。有了她,我才有了一个回来的理由,我也不想看到你?!?br />
    他说话间已经又抽出一只香烟,当着她的面点燃时,神情紧绷模样隐忍。

    他太阳穴里的血管跳得厉害,突突的,又似被人硬生生撕扯开来,可真是疼。

    他疼着疼着眉头便紧紧绷在一起。他想她当初眼睁睁看着他和夏芷柔在一起幸福过活时,大抵也是同样的心情。那时候她那样爱他,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伤了她的心。他想很好,真是好极了,原来这世上真的是有因果报应。当初她爱他的时候他那样对她,现下好了,所有的角色互换,现在换他痛了。

    曲耀阳低声咒骂了一句,那从心头紧紧缠上他大脑的痛苦,疼到他绝望,疼到他窒息,甚至疼到他惶恐得再次逃离。

    他深呼吸了几次,说:“你是不是要我结婚才会觉得安心?是不是要这样才能与我保持最安全的距离?”

    她是怕极了与他这样的单独相处,哪怕下午他凶她那会儿她也没有这样害怕和紧张,只是惶恐地张大了眼睛。

    他微垂下眼帘不让她瞧出自己眼底所有的情绪。

    压着疼到抽搐的心,猛又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你上车吧!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对你怎样的?!?br />
    曲臣羽的电话这时候挂了过来,突兀的铃声,将她仿佛从那场久远而纠葛的梦里惊醒。

    她慌忙转身去接电话,只听到电话里大抵同她说的,就是晚上要同这两人吃饭的事情。

    她当着曲耀阳的面接电话,后者就站在寥寥升起的烟雾里背对着她,看着车来车往的大马路默不作声。

    她想谎称自己人不舒服,可不可以不要曲耀阳送,她也不想吃饭,她就想回家去。

    可是曲臣羽在电话那端的声音似乎极是开心,他处理了许久的公司?;孟竦浇裉觳胖沼诮饩?,他说他总算是松了一口大气,也想在今天约那两人吃饭当是庆祝。

    她左右磨不开曲臣羽,只得点头先坐进了车子里。

    只是不想与曲耀阳保持太近的距离,她选择坐在了车后座里。

    曲耀阳在车水马龙的路边抽完了手中的烟后才重新坐了进来,他从后视镜里见她咬着唇低着头,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突的就笑出了声。

    她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东西,只是笑不到一会儿,他又摸出香烟,边抽边开车向前,茫然去望这街的景。

    ……

    结果晚餐里,曲耀阳就向聂皖瑜求了婚。

    闲话家常一般的提起要结婚的事情,小姑娘一听就红了脸庞,立马拿起电话就打回了北京的家里去,直弄得两家人都跟着欢喜。

    结果那顿饭是怎么吃完的,裴淼心事后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只感觉好像什么压在心头的东西,这一回更深地压了下去。他们所有人欢快说话的时候,她一声不吭,只顾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而聂皖瑜笑得一张小脸如樱桃红般,那时候她就想着,如花美眷,她同曲耀阳,大抵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结束一切。

    ……

    回到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爷爷早早回了房间休息,桂姐提前为他们留了门。

    裴淼心回到房间脱掉身上的大衣时,才借着灯光,看清曲臣羽到现在仍然没有消退的满面潮红。

    她微笑抬手抚了扶他的脸颊,开玩笑似的说:“哎呀,酒驾,警察叔叔怎么没有把你给抓去……”

    话才说到一半,便触到了满手滚烫的肌肤。等她意会过来以前他已经抓下她的小手,“没事儿,让你开车我更不放心,就下午你同聂小姐出的那件事情,我不过事后听说,也是吓出了一声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br />
    “可是臣羽,你的脸好烫,你是不是……发烧了?”

    温热的身体靠过来,他温柔把她搂在怀里,在她光滑的额头上轻啄了几下才道:“下午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吃过药了,这个时候比那时候已经好多了?!?br />
    “刚刚我在餐厅里都没有发现,那里的光线那么暗,而且你还喝了酒,我居然都没注意到你发烧了?!?br />
    他被她声音里的内疚和焦急逗得笑出了声音:“我那会儿其实已经好很多了,现在真的没事儿,待会睡觉以前再吃一颗降烧药就可以了,你不要担心。总之我答应你,如果明天早上起来我还不见好,就叫朱医生到家里来看看,行吗?”

    “嗯?!彼ψ?,闭上眼睛。

    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乱了,很多事情,她也努力克制住自己,只要不去想,大抵就不会心慌意乱了。

    结果半夜里就出了事情,裴淼心还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身旁的男人早就没了踪影。

    她微觉疑惑地望向洗手间的方向,门缝里的灯光依稀,门里也隐隐约约传来有人咳嗽的声音。

    她起身敲了敲房门,就着门把手一拧,竟被人从里面大力推了一把,将房门关紧,却险些害她栽了一个跟头。

    曲臣羽在里边应声:“淼淼,我没事儿,只是有点咳嗽,你先睡吧!不用管我……”

    “臣羽,你是不是又发烧了?你让我进来看看好吗,你这样咳嗽,我好担心你!”

    可是不论怎么敲门,曲臣羽都闷在里面并不开门。

    裴淼心拍门拍得久了,就连楼下房间里的桂姐都听到楼上的动静,敲门进来,“发生什么事了?”

    “臣羽在洗手间里面,他下午的时候发过烧,这会儿一直在咳嗽,可是我敲门他却不开?!鄙舳际腔炭?。 -#~妙♥笔♣阁?++

    桂姐像是意识到什么,快步上前拍了几下房门,里面果然没有声息了,只不明白曲臣羽现在到底情况如何。

    “快!快去给大少爷打电话,让他快点过来!”

    裴淼心也闹不明白怎么回事,只得快速奔到床头柜前,抓起柜子上的手机就给曲耀阳打。

    电话接通的时候,他似乎并没怎么睡着,只是清浅着“喂?”了一声后,便听她略带哭腔地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洗手间里?我跟桂姐一直敲门,他就是不开,刚才还有咳嗽,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我那间房的衣柜抽屉里面,从左往右数的第三格抽屉里有你们洗手间的钥匙,你去把它拿了给桂姐,先开门看看里边的状况?!?br />
    ...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唐砖 百炼成仙 宠魅 全职高手 火爆天王 官术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仙君多关照 王爷,人家要安寝 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 纵兵天下 郭家圣通(宫斗系统) 百战长歌 公主驾到殿下请留步 重生之其他女明星都是渣 天域苍穹 剑爆都市 楚妃谋略 重生之嫡女狠彪悍 金牌宠妃 烟岚 鬼谷恋人 惹爱娇妻:绝宠... 魔女戏天下:杠... 都市修真狂龙 君临城下[重生] 食髓知味